• <tr id='xhTiOX5B'><strong id='xhTiOX5B'></strong><small id='xhTiOX5B'></small><button id='xhTiOX5B'></button><li id='xhTiOX5B'><noscript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dt id='xhTiOX5B'></dt></noscript></li></tr><ol id='xhTiOX5B'><option id='xhTiOX5B'><table id='xhTiOX5B'><blockquote id='xhTiOX5B'><tbody id='xhTiOX5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hTiOX5B'></u><kbd id='xhTiOX5B'><kbd id='xhTiOX5B'></kbd></kbd>

    <code id='xhTiOX5B'><strong id='xhTiOX5B'></strong></code>

    <fieldset id='xhTiOX5B'></fieldset>
          <span id='xhTiOX5B'></span>

              <ins id='xhTiOX5B'></ins>
              <acronym id='xhTiOX5B'><em id='xhTiOX5B'></em><td id='xhTiOX5B'><div id='xhTiOX5B'></div></td></acronym><address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legend id='xhTiOX5B'></legend></big></address>

              <i id='xhTiOX5B'><div id='xhTiOX5B'><ins id='xhTiOX5B'></ins></div></i>
              <i id='xhTiOX5B'></i>
            1. <dl id='xhTiOX5B'></dl>
              1. <blockquote id='xhTiOX5B'><q id='xhTiOX5B'><noscript id='xhTiOX5B'></noscript><dt id='xhTiOX5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hTiOX5B'><i id='xhTiOX5B'></i>

                谁“出卖”了我的个人信息?

                江苏新闻网

                2018-12-07 16:10:05

                字体:标准

                市民路遇交通事故,拨打保险公司电话理赔,个人信息却遭泄露

                谁“出卖”了我的个人信息?

                长沙晚报帮帮团记者 刘琦

                上月,市民成女士驾车在长沙绕城高速黄花塘收费站附近发生交通事故。她拨打保险公司电话报案,几分钟后,自称4S店工作人员的小潘拨打她的电话,双方约定好在收费站出口处见面。见面后,成女士才知道,小潘是长沙恒信中意玛莎拉蒂4S店(以下简称“恒信中意”)的工作人员,而她此前未在该店购车,也未在此进行过保养或修车服务。

                然而,这只是成女士“噩梦”的开始——如果不在该店维修车辆,要想取回自己的车子,按照她跟恒信中意签订的委托书,成女士需要支付10万元左右的费用。昨日,长沙晚报帮帮团记者介入调查。

                刚报完保险,个人信息就被“卖”了

                11月20日下午,成女士驾驶一台玛莎拉蒂小车,打算到康顺长沙利骏行玛莎拉蒂4S店(以下简称“利骏行”)进行检测服务。在黄花塘收费站附近的匝道口,一台别克小车突然越过实线变道,导致成女士的车辆与之发生碰撞事故。“我的车辆右前方受损严重,车轮都掉下来了。当时心里非常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成女士拨打了保险公司电话报保险,几分钟后,小潘与她取得了电话联系。

                下高速后,成女士发现,小潘已经在出口处等她,保险公司理赔人员也在现场。“当时,我并不知道小潘不是利骏行的业务员。他说自己是4S店的,我以为是我之前预约检测车辆的人员过来了。这时,我接到了利骏行工作人员的电话,才知道小潘属于另一家4S店。”成女士告诉记者,她当时也感到疑惑——恒信中意的工作人员从何处获得了她的个人信息呢?

                “反正你的车已经撞成了这样,在哪里修都是一样的。如果选择我们的4S店,我们可以想办法帮你‘操作’报废车辆。”见成女士心存疑虑,迟迟不肯做决定,小潘进一步抛出“诱饵”,并称报废对双方都有好处。成女士算了一笔账——购买裸车的价格在78万元左右,报废的话则可以获得约80万元的赔偿。事故车辆报废,再去买台新车,何乐不为?这时,小潘拿出一份事故车辆修理(拖车、拆检、委托定损、修复)委托书,成女士不假思索,在上面签了字。

                想取回车辆,需支付10万元“违约金”

                11月27日,小潘在微信上告知成女士,她的车辆未达到报废标准,保险公司不同意报废。“当时恒信中意的业务员使用非正常手段获得了我的个人信息,又将我的车辆‘骗’到他们那里修理,这让我心里感到很不舒服。”成女士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在此前告知小潘,如果车辆不能报废,她不会选择在恒信中意修车。

                成女士的保险公司和事故另一方的保险公司均对受损的玛莎拉蒂小车进行了定损,分别开出41万元和31万元的赔偿价格。而此时,恒信中意的售后经理张涛告知成女士,如果不在他们那里修车,需要支付30%的费用才能取走车辆,这笔费用将超过10万元;如果在恒信中意修车,这笔费用基本不需支付。

                “拖车费用保险公司会出,提供发票即可,价格在1000元左右。恒信中意都没开始给我修车,这10万多元‘违约金’是怎么算出来的呢?”成女士疑惑不已,恒信中意的工作人员却拿出了她当时签署的委托书。上面第6条规定:“事故车拆检、定损等相关费用包含在事故车辆的修复总工时费中;如甲方(车主)同意乙方(4S店)拆检但未委托乙方修理,则应向乙方支付拆检、定损等相关费用。”而费用则由保险定损的总工时费加材料费,然后乘以30%得出。

                成女士告诉记者,发生事故后,她内心也十分慌乱,没有认真阅读就签下了自己名字。事后成女士认为,不在恒信中意修车需支付30%的“违约金”属于“霸王条款”。

                恒信中意:客户信息系合作的保险公司提供

                成女士认为,自己之所以陷入后期的纠纷,根源在于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她的手机号码如何到了恒信中意员工小潘的手里呢?昨日,记者到恒信中意进行了调查。

                “我们与保险公司有一些合作。玛莎拉蒂的车主出险之后,会有一些‘信息’推送到我们这里来。我们会到达现场‘协助’处理事故,提供一些‘服务’。”张涛坦承,成女士的个人信息是她投保的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提供的。“我们跟人保、太平洋和平安三大保险公司都是有合作的,我们为保险公司提供保费,保险公司为我们提供一些送修车辆的‘资源’。”张涛告诉记者,只要车主报了车险,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客户的信息。

                张涛表示,签署这份委托书是为了约束同行的“不正当竞争”。虽然签署了委托书,但是如果成女士确定不在恒信中意修车,一切也都“可以谈”。“4S店提供拆装等服务,都需要一定的人工费用,我们是执行玛莎拉蒂的标准。”最终,张涛让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份价格表,14000多元的“备件报价服务费”和10600元的拆检工时费用等加起来,成女士需要向恒信中意支付约2.4万元。

                “这个价格我也不愿接受,但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支付这笔钱,但是我不会选择在这里修车了。”成女士告诉记者。

                律师说法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将受刑罚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等相关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李健律师也呼吁,全社会应当对信息采集渠道涉嫌违法企业共同抵制,降低其违法收益。增加其违法成本,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遏制住类似违法犯罪情形的出现。

                责任编辑:江苏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