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胸验肺”当事人称为给工友但愿曾经假装幸福

2019-06-07 04:16:48 来源:新浪新闻
记者: 来源:新浪新闻

“开胸验肺”当事人被取消低保 官方称符合政策

中新网郑州12月6日电(记者 门杰丹)曾因“开胸验肺”而引起全国媒体关注的河南尘肺病患者张海超,近日因为请人代养女儿,再次跃入公众视野。12月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海超首次坦言,有时候的“幸福”是伪装的,是为了给尘肺病工友传递生的希望,其实家里很凄惨,自己的身体也每日愈下,早就没了活下去的信心,现在就想找个好心人家帮着把女儿抚养成人。

2009年,以“开胸验肺”证明自己确实患上尘肺病的张海超,领到了61.5万元的赔偿。3年过去了,2009年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第一批享受“特事特办”的尘肺病人一共5个,到如今只剩下了张海超一个人,其他4人都先后被尘肺病夺去了生命。张海超粗略算了一下,加上后来拿到赔偿而死去的和前几年没有拿到赔偿就死去的公司职工,先后已有20多人。能活着,让他觉得已经很幸运,同时,死亡的阴影似乎就在不远处潜藏。按照医学推算,像他这样的三期尘肺病人平均活不过7年,如今,最多还有4年。

12月6日,给记者介绍这些情况时,张海超语气特别平静,似乎是在说跟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和事,或许,从被确诊患上尘肺病以来,对于死亡的问题他想得太多了。

“下半年以来,体质特别差。”张海超告诉记者,自己的病情在日益恶化,去年检查肺功能已到了重度损伤程度,现在走平路都要喘气,倍感吃力,完全依靠噻托溴铵吸入粉、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等进口激素药来维持肺功能,每个月医药费除了住院最少也要保持在三四千块钱。

今年11月22日,张海超到广东佛山,准备在那里度过整个冬天。北方的严寒,时刻威胁着这位尘肺三期患者的生命。他说要在那里呆一段,参与一些公益活动,让自己不至于无聊,等到农历春节前再回新密。

张海超在给记者发来的信件中首次坦露心声:自从患病以后,原来恩恩爱爱的妻子越来越觉得未来的生活没有任何希望,在外人看来还算甜蜜的日子只是外表,其实夫妻的感情就没有再回到从前过。去年10月份妻子不辞而别,今年6月份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签订协议女儿归他,妻子不再抚养女儿,也不承担任何费用。

为张海超的病和离婚揪心过度,去年5月份,张海超的父亲一只眼睛失明,当时花了近三万元医药费,到现在还要每月用药五六百元。先前忙里忙外的老母亲今年8月份也不幸被查出胆结石后期,9月份做了胆囊切除手术,至今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

“尘肺病颠覆了我的人生,剥夺了我和家人的幸福。”张海超说:“其实我现在的家已经惨不忍睹,我也早就没了活下去的信心,但又深感自己身上背负着无形的重任,所以还在做一个活死人。”

据了解,3年来,张海超曾多次去贵州、四川、广东、甘肃、浙江、福建等省市,自费帮助那些还在痛苦之中挣扎的尘肺病患者,鼓励他们理性维权,依法诉求。粗略计算,这几年他接触到的尘肺病患者有千余人,涉及案件一百多起,除了还在走程序的案件,已经拿到的赔偿款也有400万元左右。除了在法律上指引他们维权,也在不断呼吁社会上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群体,2010年3月份他还从自己的赔偿款里拿出一万元捐给了中国尘肺病治疗基金会。

作为尘肺病群体中的一面旗帜,张海超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影响到时刻关注他的尘肺病工友,他身体好就能增强他们对生活的信心,他体质差就会让他们联想到生活的悲催。所以这几年他在媒体和其他尘肺病患者面前表现的很“幸福”,为的是让每一个作为家庭顶梁柱的尘肺病患者还有生活的希望。

“我这样做自己都觉得有点违心。”张海超坦言:“其实所有压力都一个人默默承受,静下心来深思,我们全家的处境,父母已经六七十岁,我的身体每日愈下,女儿现在才六岁多,我和家人已经无法将女儿抚养成人,现在有个愿望就是给女儿找个好心人家帮着抚养成人。”

张海超说,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再三考虑的,实在是无奈。父母只有他和姐姐两个子女,可姐姐也是三级伤残,抚养她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容易了,没有能力再替他抚养女儿。要在有生之年,把女儿的代养事情办妥,“一块石头才会落地”。

对于年迈的父母未来的生活,张海超说现在还考虑不了那么多,就这样凑合着过吧。家里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还种了四亩地。以前地里这点活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现在家里只剩下老弱病残,掰玉米是花钱雇人干的,100元钱一亩,拉到家打成粒还要每亩150元,今年算下来白忙活,已经准备明年把耕地退回。

张海超说:“假如没得病现在家里的日子也可以说是红红火火,但是这一切都成了泡影,一去永不会再复返了。”

听张海超说尘肺病带来的痛苦,无人不动容。值得说明的是,3年来,记者多次采访过他,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也许,如今,是真的难以支撑了。(完)

www.cs026.cn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