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hTiOX5B'><strong id='xhTiOX5B'></strong><small id='xhTiOX5B'></small><button id='xhTiOX5B'></button><li id='xhTiOX5B'><noscript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dt id='xhTiOX5B'></dt></noscript></li></tr><ol id='xhTiOX5B'><option id='xhTiOX5B'><table id='xhTiOX5B'><blockquote id='xhTiOX5B'><tbody id='xhTiOX5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hTiOX5B'></u><kbd id='xhTiOX5B'><kbd id='xhTiOX5B'></kbd></kbd>

    <code id='xhTiOX5B'><strong id='xhTiOX5B'></strong></code>

    <fieldset id='xhTiOX5B'></fieldset>
          <span id='xhTiOX5B'></span>

              <ins id='xhTiOX5B'></ins>
              <acronym id='xhTiOX5B'><em id='xhTiOX5B'></em><td id='xhTiOX5B'><div id='xhTiOX5B'></div></td></acronym><address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 id='xhTiOX5B'></big><legend id='xhTiOX5B'></legend></big></address>

              <i id='xhTiOX5B'><div id='xhTiOX5B'><ins id='xhTiOX5B'></ins></div></i>
              <i id='xhTiOX5B'></i>
            1. <dl id='xhTiOX5B'></dl>
              1. <blockquote id='xhTiOX5B'><q id='xhTiOX5B'><noscript id='xhTiOX5B'></noscript><dt id='xhTiOX5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hTiOX5B'><i id='xhTiOX5B'></i>

                一女子办黑诊所为老人治疗皮肤病 老人用药后抢救无效离世

                江苏新闻网

                2018-12-20 10:36:51

                一女子办黑诊所为七旬老人治疗皮肤病 老人用药病情加重抢救无效离世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焦勐

                “病急乱投医”,近日,家住偃师市的王女士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因其听信朋友介绍,给七旬的父亲治疗牛皮癣,到洛阳老城区一家“诊所”看皮肤病,结果吃了“大夫”开的药老人的病没治好,送急诊后就去世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讲述:独家配制药膏、胶囊称两个疗程就能治愈

                据王女士介绍,她的父亲今年73岁,早年患上牛皮癣,身上常长红点、瘙痒,她父亲曾四处求医治疗,一直未能治愈。今年9月份,王女士的朋友推荐了一家“任氏皮肤专科”的任大夫,说任大夫专治牛皮癣。因是朋友推荐,王女士十分信任,便和任大夫取得了联系。

                通过网络聊天软件,王女士将父亲皮肤病的情况拍照发给任大夫,任大夫看照片后告诉王女士,只要使用她家独家配制供涂抹的药膏和口服胶囊一个疗程(20天),病情就能有所好转,她还特别强调这种药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

                10月15日,王女士将930元一个疗程的费用转账给任大夫,随后,王女士赶到洛阳市老城区万安前街6号院的一间房取药,“任大夫告诉我这间民居是她在洛阳的诊所,她在洛阳、偃师还有多家诊所”。

                王女士说,任大夫卖给她的涂抹的药膏及胶囊都装在一个个白色的塑料药瓶中,无任何名称、生产许可证号等标识,“任大夫当时承诺,只要坚持用一个疗程,我父亲的病就能有所好转,再坚持第二个疗程就能彻底治愈”。

                事件:一个疗程刚开始老人被送急诊后离世

                10月15日下午王女士到家将药交给父亲,当日王女士的父亲便开始服用任大夫的药物。

                10月16日,王女士发现父亲皮肤上原有分开的小红疙瘩逐渐连在一起,她立即咨询任大夫,得到的答复是,“这是正常反应,正在排毒”。

                用药后第三天,王女士父亲皮肤上连在一起的疙瘩出现腐烂流水,王女士再次咨询任大夫,任大夫告诉王女士:“赶紧把药停了,不敢再用。”随后按任大夫的要求,王女士再次来到老城区任大夫的诊所,将口服的胶囊换成一种无任何商标、名称供涂抹的药膏。

                王女士说,在她的质疑下,任大夫退了450元。但在使用另一种涂抹的药膏后,王女士父亲的病情更严重,再次电话联系,任大夫让其将药膏也停止使用。

                10月23日,王女士父亲的病情严重,任大夫又退了王女士100元,并将剩余的药拿走。10月24日,因王女士父亲疼痛难忍出现昏迷症状,家属将老人送往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抢救。然而,未来得及抢救,老人已无生命体征。

                走访:黑诊所“人去楼空”家属盼讨回公道

                王女士的父亲离世当日,王女士和家人报了警。次日,派出所民警和老城区卫计监督所的工作人员赶到任大夫开办的“任氏皮肤专科”诊所。此时,该诊所的牌子已摘除,诊所大门紧闭,工作人员进行了现场拍照,并做了笔录。

                老城区卫生计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告诉王女士,任某开的诊所无任何证照,此人也无行医资质,“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将案件上报,及时处理”。

                王女士向记者提供一份录音材料,录音中老城区卫生计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证实,任姓女子无证照经营诊所以及无行医资质。王女士还向记者提供了与任姓女子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及录音等证据材料。

                12月11日,记者来到万安前街6号院,门口第一间房间房门、窗户紧闭,房内无人应答,门前未悬挂任何与治疗有关的标识。

                6号院门前悬挂有一块招租的牌子,记者拨打上面房东的电话,得知是询问任大夫租房情况,房东回应“最近没人租房”,随后挂断电话。

                记者拨打任大夫的电话,两个电话一个停机,一个空号。

                在附近经营的商户告诉记者,6号院内确实有人办诊所,“是一个妇女,听说能治皮肤病,办有半年多吧,之前见有陌生人进进出出的”。

                王女士说,任姓女子在偃师市开办的多家诊所也无任何证照,且开办时间有七八年了。“父亲去世已近两个月了,因找不到任姓女子,卫生部门至今未给我们答复。希望有关部门能为我们讨回公道。”

                卫计委:目前掌握的证据暂无法确定非法行医

                12日上午,记者来到老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提供了一份“关于对市卫计委信访科交办投诉的汇报”(下称“汇报”),这是11月2日由老城区卫计委向洛阳市卫计委信访科回复关于事情的调查处理情况。

                “汇报”显示内容与王女士所述基本一致,老城区卫计委于10月17日向老城公安分局递交关于任姓女子个人信息的协查函,老城公安分局于10月25日向老城区卫计委提供任姓女子个人信息后,经国家医师联网注册及考核系统查询,无任姓女子的个人信息。

                老城区卫计委当日派工作人员前往任姓女子住所,但住所无人,走访邻居,称近期未见到任姓女子,后拨打物业提供的任姓女子电话,已经停机。老城区卫计委工作人员多次前往任姓女子住所,未见其人。老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老城公安分局11月底已介入此事。

                关于任姓女子是否属非法行医,老城区卫计委负责人表示,目前掌握的证据,暂时不能完全确定属非法行医,没办法协调警方介入,“只能确定她不是执业医师,也不是助理医师,但有可能是乡村医师,乡村医师系统里查不到,即使是乡村医师,也是不允许异地行医的”。

                12月19日下午,王女士告诉记者,老城警方已介入,警方再次对事情经过进行了询问,并表示会尽快找到任姓女子。此外,王女士的说法得到了老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的证实。相关负责人表示,待警方控制任姓女子后,区卫计委会派监督员即时介入进行调查取证。